穿搭作品_穿搭的搭怎么写_穿搭合集/

广告休闲娱乐游戏,热门游戏都在这里!

×

“中国风”在服装设计领域流行已久,如今“新中式”在服装界疯涨。

公开数据显示,2021年下半年,小红书上发布的“新中式着装”笔记数量环比增长26倍以上。

如果你搜索“新中式穿搭”,里面有很多穿着纽扣领、提花刺绣、水墨竹叶的潮流达人。

什么是“新中式”?

直到2002年,“新中式”一词才正式出现在知网文章的标题和主题中。

目前,业内对“新中式”设计相对基本的定义是:新时代对传统中式文化的全新诠释,在掌握传统文化的前提下实现的当代设计。

这种设计已经蔓延到新中式茶饮、新中式烘焙、新中式家居装饰等多个领域。 看来,如果在“中国风”前面点缀上“新”字,就变得淡了很多。

这种轻盈感与日常穿着相反。 将中国元素融入日常穿着,在设计中运用搭扣、斜驳领等元素。 与传统汉服、唐装相比,新中式服饰弱化了既定的仪式感和隆重感,更加追求日常化。

另一方面,“中国风”其实是早期起源于西方的一种风格概念,近年来在各个领域越来越频繁地出现。

从“中式”到“新中式”的一步步演变,体现了中国人对自我审美审视的回归。

1.中国风的兴起

最早的“中国风”源于西方。 东华大学服装艺术与设计教授鲍明欣曾将“中国风”定义为追求中国情调的西方图案或装饰风格。

它是从属于欧洲巴洛克(Baroque)和洛可可(Rococo)的一种艺术风格,有其特定的内涵。

换句话说,这是西方人对中国的一种幻想,是一种幻想。

他们透过微小的缝隙观察中国灿烂的文化,从有限的知识中提取中国元素,并将其运用到艺术创作中。

上世纪90年代是时尚界百花齐放、创意奔涌的黄金时代,前卫设计层出不穷。

而凯特·莫斯(Kate Moss)这个尚未发育完全的瘦女孩,已经签约成为Calvin Klein的新代言模特。

穿搭作品_穿搭合集_穿搭的搭怎么写/

广告

不适合胆小的人! 五四三二一……可怕的躲猫猫游戏现在开始了!

×

(图片来自Gucci 1995年秋冬)

即使在这个长期由欧美设计师主导的时尚舞台上,也有中国设计师纷纷涌现。

Vivienne Tam、Vera Wang、Anna Sui 等生于广州、长于香港、发迹于纽约的中国设计师已成名。

谭燕玉创立的同名品牌Vivienne Tam将东方传统图案与西方流行元素相结合,萦绕着浓郁的中国气息,如经典的牡丹、蝴蝶图腾等。

这种跨文化风格使她成为章子怡、朱莉娅·罗伯茨和麦当娜的红毯常客。 她1996年的《观音》系列也成为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藏品。

谭燕玉曾经写过一本叫《中国时尚》的书,书中解释了服装与中国文化的融合风格——“这种风格并不夸张,也不高度古老。我认为服装是用来表达一个人的个人特征,而不是表达诸如此类的外在事物。”款式、面料等”

勾勒身体线条的旗袍,成为了极致女性服饰的注脚。

说到中式夹克,它赋予了服装全新的含义——两者都是中式风格的重要组成部分。

2.想象力错位

“现代营销之父”菲利普·科特勒认为,市场是由所有具有特定愿望和需求并愿意并且能够通过交换来满足这些需求的潜在客户组成的。

贝恩公司年初发布的《2021年中国奢侈品市场报告》显示,尽管面临全球日益严峻的社会经济挑战,2021年中国国内奢侈品市场仍将保持两位数增长,部分奢侈品市场将继续保持两位数增长。品牌以70%以上的速度增长。

数据显示,中国市场极具吸引力,品牌商相信这片土地能产生巨大商机。 因此,不少品牌将中国元素融入到设计中,试图获得中国消费者的认可。

在这个融合的过程中,难免会出现一些唐突、尴尬的行为。 无论品牌是为了偷看,还是只是为了赚快钱,这都意味着西方对中国风格的想象错位。

2018年11月,D&G亲身示范了曲解中国文化的恶劣后果。 随后,Burberry也以一系列氛围压抑、风格类似“遗照”的“摩登新年”大片招致批评。

搞笑的就包括巴黎世家2020年七夕经典——中式手袋。

宣传片采用了千年杀手马特的低成本特效。 包包上简单粗暴地印着“你爱我”、“他爱我”、“我爱我”几个大字。

其2021牛年新年系列直接连接“牛”和“乙”。

除了这些死记硬背之外,外国时装设计师对中国风格造型的运用也很有限。

Jean Paul Gaultier 2001年发布的服装采用了立领元素。 Prada的2008春夏系列和Armani的2009春中季也借用了中式立领和斜驳领。

汉服的元素中,款式可以是中山装、马褂、袍服、肚兜等。

门襟可以是对开、斜开、琵琶式; 衣领可以是交叉的、倾斜的、圆形的或分叉的。

“老佛爷”Karl Lagerfeld 2009香奈儿品牌高级时装工坊系列发布会的主题是“巴黎——上海”。 Karl Lagerfeld承认自己从未去过上海,误会在所难免。

2015年MET GALA的主题是“中国:镜中花、水中月”,大牌设计师挥舞拳脚,包装各路明星。

热情不小,但理解却落后了几个世纪。 大黄袍、龙、青花瓷等元素被广泛滥用,安妮·海瑟薇的着装更是更具中东风情。

3、新中式风格的兴起

误解的存在,或许会在暗流之下掀起中国原创设计的巨大浪潮。

麦肯锡在《塑造未来十年中国消费增长的五个趋势》中指出,消费者态度的变化正在推动中国本土品牌的成长。

2009年至2019年的百度搜索指数显示,消费者对中国品牌的关注度从38%提升至70%,千禧一代是购买国货的主力军。

时隔许久,新中式风近年才开始流行。

中国设计师周翔宇创立的品牌Xander Zhou在2021春夏系列中运用了图腾、搭扣、围裙、瓜皮帽、面具等元素。

在这些东方气质符号以现代方式的结合中,衬托出另一种多元化——男装也可以存在肚兜。 另外,面料的选择以及细节的勾勒也让衣服更加耐穿。

如果说Xander Zhou对新中式的捕捉还只是表面,那么我们可以看看女装品类中的新中式——这就是它迅速起飞的地方。

说起其中的佼佼者,非SAMUEL GUÌ YANG莫属。 从2017春夏系列开始,设计师杨桂东逐渐将中国元素运用到时尚中,但这只是品牌变得更加独特的开始。

穿搭的搭怎么写_穿搭作品_穿搭合集/

该广告将中式风格与现代简约风格融为一体。 第一眼看到就觉得好可爱啊!

×

(图片来自SAMUEL GU YANG)

“中国女孩的身材比较娇小,所以在此基础上塑造女性形象时,我会平衡成既能体现女性的力量,又能在造型中融合柔软的形状。” 杨桂东在采访中提到。

众所周知,西装的廓形极其重要,细微的剪裁变化​​就能影响一件衣服的气质。

当SAMUEL GUÌ YANG服装的肩部采用利落的廓形线条时,腰部设计的比例就显得尤为重要。 杨桂东的方法是利用腰线来平衡女性的刚柔相济。 这个灵感来自于很多中国传统服饰的剪裁。 方式。

除了独立设计师的身份,跌跌撞撞多年的李宁也在“新中式”的助力下实现了腾飞。

时装周后推出的“悟”系列鞋款迅速售空,“少步如川”、“长安青年”系列也让消费者重拾对国潮的信心。

在新秀时装中,可以看到李宁在传统扎染工艺中加入了天然麻材质,以及与水墨山水画相呼应的低饱和度大地色调,重新诠释了《山水行》。理念上,实用的同时又保留了时尚的质感。

受益于风格的改变和销量的上升,李宁公司的股价自2021年3月以来一直在上涨。

到2021年5月7日,达到72.95元/股的高位。 截至5月7日收盘,股价报68.5元/股,总市值突破1700亿元。

3月9日至5月7日期间,李宁股价累计上涨67.07%。

罗琳·利普顿认为,在全球化的环境下,最困难的任务可能是如何找到东方与西方、传统与现代、新与旧、就像一列火车与另一列火车之间的微小联系。 交界处。

回顾这趟列车的进展,或许能一窥大品牌对于“新中式”的前瞻眼光。

2008年,在血腥的金融海啸中,爱马仕大胆地在中国播下了一颗种子,并将其命名为“上下”。

这是一个中法合作品牌,背后的推动者是出生于艺术世家的江琼儿。

虽然在2020年12月,《上下》被爱马仕以约8000万欧元的价格卖给了意大利投资公司Exor。

但成立十几年来,这颗流淌着法国奢侈品血液、蕴藏着中国传统文化的种子,已安然成长为代表当代中国的高端生活艺术品牌。

从淮海路223号一座建于1921年的法式红砖建筑,到城市新兴的购物中心前滩太古里,“上下”正在慢慢萌芽、萌芽新的分店。

它保留了日渐式微的中国传统手工艺,并在现代审美语境中重新审视它们。 之后,当代设计的创意被设计师转化为日常的“美”和“用”。

这就是“新中式”的价值所在。 这是“中国式”在当前环境下营造的迷宫,当迷宫出现瓶颈时,是一个令人鼓舞的方向。

作者 admin